港元创联系汇率制度来新低 香港避险“不足为惧”?

  Phillip Streible透露,究其原因,是这些机构担心美联储极具鹰派色调的加息步伐正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不断向3.5%整数关口迈进,由此带来欧美股市新一轮震荡。

  截至3月6日17时,美元兑港元汇率徘徊在7.8323附近,盘中一度触及1983年香港创建联系汇率制度以来的最低值7.8337。

  在业内人士看来,近期港元汇率之所以如此疲软,主要原因是美元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与港元同业拆借利率hibor的利差持续走高。

  截至3月6日,3个月美元同业拆借利率为2.025%,较同期港元同业拆借利率1.021%高出100个基点,创下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的最高水准,吸引大量国际对冲基金买入美元沽空港元套取利差收益。

  此外,近期的美股动荡,迫使不少国际资产管理机构不得不从港股与新兴市场国家撤离资金避险,加剧了港元跌幅。

  这在近期北向资金流向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据彭博数据统计,2月份通过深港通北向投资A股的资金净卖出额合计5.6亿元,是深港通开通以来首次出现单月净卖出。而在1月份,进入A股的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约351亿元。

  在RJO Futures金融市场分析师Phillip Streible看来,当前资金离港与港元疲软,不足以对香港联系汇率制度构成冲击。一方面,较低的资金流出量不会对香港金融稳定构成影响。另一方面,港元下跌主要受美元港元利差扩大影响,一旦香港金管局采取措施抬高港元拆借利率令两者利差收窄,港元将随之反弹,关于港元大跌的担忧将随之消散。

  港元承压探因

  一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近期美元与港元利差之所以持续扩大,一个重要原因是全球金融市场低估了美联储年内加息次数。

  “此前多数对冲基金认为美联储年内加息3次,但随着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暗示美国经济前景持续好转,引发美联储年内4次加息的预期升温,带动美元Libor持续走高。”他分析认为,相比而言,港元hibor受制宽裕流动性较去年初还有所回落。

  港元流动性之所以宽裕,主要受到三大因素影响,香港楼市涨势放缓且供应增加,令当地房地产投资热潮有所下降,闲置港元增加,去年以来大量海外资金流入香港投资新兴市场国家金融产品,令港元流动性得以增加,且近期通过港股通南下投资港股的资金持续增加,也带动港元市场规模持续扩大。而港元与美元拆借利率的此消彼长,令两者利差呈现持续扩大趋势。

  上周,香港金管局发言人表示,近期港元汇率下行,主原是更多市场参与者预期美联储将以更快速度升息,以及押注港元和美元之间的利差持续扩大。但他强调,香港银行同业市场继续有序运作,市场资金仍然充裕,并无资金流出的状况。

  在摩根大通分析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看来,尽管资金没有大规模外流,但套利交易却日益活跃。

  具体而言,鉴于美元与港元利差持续扩大,不少国际对冲基金纷纷押注美元兑港元汇率大幅上涨,套取相应的汇差收益。究其原因,纵观过去数十年港元汇率波动历程,只要美元与港元利差扩大,港元总会面临不小的下跌压力。

  一家熟悉相关套利交易的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通常这些国际对冲基金会在NDF市场沽空港元,然后以5-10倍资金杠杆借入港元,并在外汇市场抛售压低港元汇率,令沽空港元的头寸获得可观收益。

  “不过,随着3月5日港元汇率跌至7.8322,套利交易规模开始缩水,因为对冲基金担心香港金管局随时会干预汇市买入港元,令套利交易无利可图。”前述外汇交易员认为,3月6日触发港元持续下跌的幕后推手,主要是从港股撤离避险的欧美机构资金。

  香港三甲金融集团执行董事陈健祥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长期以来,美股与港股保持着相当高的波动关联性,只要美股出现动荡,欧美投资机构就会从港股撤离资金返还本土弥补投资亏损缺口,导致港元相应下跌。

  “如今随着欧美股市再现动荡,部分欧美机构资金不可避免地离港避险。”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强调,这轮资金撤离与2016年初的港元沽空截然不同。当时,国际投机资本借着人民币贬值之势,通过从香港调离大量资金大举押注港元贬值,向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稳定性发起挑战,但香港金管局通过有效干预措施成功遏制了国际投机资本的狙击。

  相比而言,如今撤离的资金规模不但较低,而且多数避险离场,对港元汇率与联系汇率制度的冲击不能同日而语。

最新新闻
热点新闻
新闻图片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