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5年03月23日 星期一

往期回顾

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承受诸多不公 生活充满艰辛 台湾:“外来新娘”要求话语权(台北传真) 本报记者 王平 吴亚明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5年03月23日   第 03 版)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年8月15日,20多位大陆配偶抗议台“移民署”漠视权利。
  (台湾《旺报》资料照片)

 

  台湾大陆新娘很多,“都已经进口30万了。”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演讲时说出这番话,台下一片哗然,有听众当即发问:“进口?”柯市长不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答:“对啊!”

  人不是货物,当然不能“进口”。舆论围攻下,柯文哲道歉但坚称“没恶意”。岛内媒体评论,柯文哲或是一时无心之言,却道出不能说的事实:台湾社会对大陆新娘和外籍新娘的歧视,深埋在潜意识里。

  “多少钱买你回来?”

  上世纪80年代,一些择偶困难的台湾男性开始去海峡对岸寻找另一半,于是就有了大陆新娘。后来,又出现了泰国新娘、越南新娘和印度尼西亚新娘。到今天,台湾约有30万大陆配偶,15万外籍配偶。毋庸讳言,这些女子嫁到台湾,多数不是为追寻爱情,而是希望告别贫穷过上好日子。但是,她们往往来台之后才发现,丈夫本就是台湾弱势群体,自己除了要操持家务照顾老小,还要打零工补贴家用,生活充满艰辛。

  融入台湾社会是更艰难的任务,除了要面对“你老公花多少钱买你”的疑问和无处不在的有色眼光,还有台湾当局的歧视性政策。外籍新娘要取得台湾身份证,至少需要4年,大陆新娘则因为政治原因要8年,2009年以后才改成6年,仍比其他外籍新娘长2年。

  本报记者采访过一位大陆新娘常素玲,2000年嫁到台湾,5年内嫁了3次。前两次婚姻都是在两年左右,先生去世,按照台湾当时的规定,必须在一个月内离境,她因此再嫁。当时规定每结一次婚,都须从头算起,所以她一直呆到第11年,才申请到身份证。

  这不是孤例。有些大陆新娘嫁给了1949年到台湾的老兵,他们最年轻的70多岁,有的已经90多岁。有的,离拿身份证只差一两个月,侍候了几年的丈夫去世,“他前脚走,你后脚就被扫地出门”,被迫离开台湾。

  2009年以前,台湾还规定大陆新娘结婚满6年申请“长期居留”后方可申请工作,后改为结婚满2年“依亲居留”抵台后,无需申请即可工作。近些年,外来新娘的待遇有所好转,社会氛围也在改善,但“进口新娘”一类有心无心的话语,还是会在不经意间刺伤耳膜。

  门当户对婚姻增多

  大陆新娘作为最主要的外来新娘群体,因受政治影响,承受最多不公。但近些年,大陆配偶正逐渐摆脱悲情形象,越来越多的两岸婚姻是门当户对的自由恋爱,每年平均1万多对两岸婚姻中,还出现一成的男性大陆配偶。不少大陆新娘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社会肯定和媒体关注。

  来自大陆哈尔滨的杨淑荣,上月上了台湾《联合报》。5个月前,她跟丈夫在彰化县永靖乡开了“哈尔滨酸菜白肉锅”小吃店,因为味道好用料足,很快成为人气小吃店。“我的好菜都是客人一直帮我加油加出来的。” 杨淑荣说,走在街上常被客人认出喊着“你不是东北锅的老板娘吗”,令她找回自信。

  台湾《旺报》日前报道了嫁到花莲18年的四川姑娘李琛玲的故事,她做志工(义工)多年,参与花莲县政府的新移民辅导工作,平时除了烘焙烹饪的考照辅导,还坚持办读书会、摄影同好会,获得县政府赞誉。李琛玲认为,大陆配偶要融入台湾社会,应该先学会融入当地文化。

  嫁到高雄的重庆姑娘张玉敏,则让人体会到打拼的勇气。她15年前嫁到台湾时,是个不会洗衣做饭的娇娇女,因丈夫经商失败,开始扛起养家重担。她先到泡沫红茶店帮工,后来租了店面,开始经营茶饮店,又在店里辟出一块地方开网吧。再后来,她开始经营小炒,最初连饭都煮不熟,却渐渐成了炒螺肉、客家小炒、炒花枝等台菜烹饪高手。张玉敏说,自己2015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成立大陆新娘社团,“想借助这个协会帮助更多的大陆姐妹,让她们有回娘家的感觉。”

  外来新娘的政治话语权

  •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